运城学院| 巍巍子夏楼,莘莘求学子

[复制链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8-12-5 15:17:32 |阅读模式
巍巍子夏楼,莘莘求学子
这天,突然想起博尔赫斯先生在《关于天赐的诗》中的句子:“我心里一直都在暗暗设想,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蓦然抬头,我看到夜色中庄严肃穆,独自静立的子夏楼—这也许就是天堂的模样。
在河东大地上,运城学院,子夏楼坐落在学校的中心位置,高大巍峨,气势凛然,无论是在凤凰大道或龙门大道上匆匆赶路的学生和行驶的车辆还是在通往河东大讲堂的小径上的行人,抬头环视,总能看到“一个指路的哲人”矗立在那里。它为来来往往的人指明的不仅仅是脚下的路,还有心中的归途。
翻开历史绚烂的画卷,轻抚一道道斑驳的书影,手指划过群雄四起,诸侯争霸的春秋战国,我看到孔夫子和他的众多门徒,在历史的时光里缓缓走来。世人皆知孔门七十二贤,却少有人了解这些弟子中有这么一位生在今天山西运城河津的贤士,君王魏文侯曾拜他为师,吴起,西门豹,公羊高,李悝......也都曾在他门下拜师求学,“西河设教”开创书院雏形,在原有的儒家学说上创立儒家新学派。他便是“魏国公”卜商,即今日我们所称的子夏。
他的诸多言论在当下仍然受用。在他眼中,儒家学派最经典的“仁”便是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何解?博览群书,广泛学习,坚定志向,恳切提问,把握当下。当代大学生需要的不正是这样的“仁”吗?“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意思是要我们重视实际的德行,轻视表面的姿态,远离形式主义,作为教育家的子夏早在千年前就告诫了当代学子为人的真诚。
秉持着子夏的期许,子夏楼每天都有莘莘运城学院学子学习,交流,探讨。或是捧起一本墨香满溢的书靠着墙细细品读,或是坐在桌前手持钢笔计算书写,亦或是在电脑前敲敲打打。无论如何,这里总是安静,肃穆,没有繁杂的声响,没有市井的哄乱,没有嘈嘈的耳语,但这里是充满生机,鲜活灵动的。一幢十几层高的大楼,一片广阔的区间,每天都有无数的学子在闲暇之余涌向这里,却无一人做着与学问无关的事,无一人闲谈生活的种种,只是学习,只是追寻,为了与最好的自己相遇。
每每经过子夏楼,便驻足于前,看着那些抱着书笑魇如花的少女,共同探讨文学的少年和背着书包,目光坚定的学子,他们总是能引起我的遐想。是怎样温柔美好的文字让她忘记孤独,笑得灿烂?是怎样值得深思的问题使他们争论得面红耳赤,毫不退让?又是怎样对未来和人生的期许,能造就如此让人难以忘怀的眼神和形色?我不知道,只是想象。无论怎样,从子夏楼走出来的青年们,眼睛里总是有光,脚步里总是有风,心中也一定总是有前路。
每日清晨,当我跑过子夏楼,心中总是燃气希望。褪去夜晚金黄色圣光的它,显得格外质朴,高大。在冬日寒风的洗礼中,子夏楼墙壁冰冷,但冰冷的终究是墙壁,它自有自己内部难以名状的温度。于是,奔跑的脚步越来越快。多少困难和挫折都打不垮我们前进的脚步,毕竟我们都要奋不顾身,为了梦想放手一搏,不是吗?

巍巍子夏楼,千古孔门徒。
莘莘求学子,风雨永不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